首页 >> 野史秘闻

br咚咚咚的擂门声震得山响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2020.02.26

“咚咚咚”的擂门声震得山响,我趿拉着拖鞋,睡眼朦胧地小跑着去开门,谁啊,这么早找我?该不是村里的老六婶吧!她前两天还给我说婆家呢。
没想到,我刚打开门,迎面两个耳光,还有两口浓痰劈头盖脸地飞溅到我脸上,我忍着火辣辣的疼痛,艰难地睁开眼睛,一看,是村西头的玉仙。
我更是一头雾水了,这玉仙是我的好姐妹呢,平时可是姐姐长姐姐短地叫我,嘴儿甜着呢。今儿一大早地,我没碍着她,干嘛大早上地找我事儿呢?
玉仙妹妹……我没说完,玉仙很凛然地望了我一眼,说,你少给我他妈的装蒜,你抢了我男人!现在他一颗心都在你那儿啦!
胡说八道!玉仙,我知道他是你男人,我干嘛要抢!再说了,你凭空污蔑我!以为你看上的男人就是宝儿了,我还不惜着瞧一眼呢,你这个臭女人!
我也急了!我还不知哪回子事儿呢,这大早上地先凭空浇了一瓢粪汤!于是我们俩就在我家门口开始骂架,很快地聚了一堆人,有个别的老婶子劝着,有话好说有话好说,大多数的男女老少,都带着一种看戏的幸灾乐祸的神情,凝视着我们吵架。
忽然玉仙疯了似的,一把薅下我的头发,一阵剧痛,眨眼间,我的一缕头发到了她手里。我看到我的头发在她里飞舞,根根发丝都仿佛在无限地配合玉仙那纷飞的嘴巴,她一直反复诉说她男人小宝不理她,对她冷淡了,不理她,和我什么关系?人群中爆发一阵哄笑,我看到那些黄黑的牙齿很快乐地张合着,看到他们手指点着,说着什么。我忽然眼前有些模糊了,耳朵里只听见玉仙那两片薄刀片似的嘴,在对人说着我的种种不是,我自己都感觉是云里雾里的,听着那些人啧啧地叹息,他们一定听信了玉仙的鬼话,我知道,世上本就是爱看热闹爱探寻隐私的污浊之地,他们被玉仙的可怜的倾诉所感染,周围不少人发出快乐的笑声,大笑着说,就差没捉奸在床了!
我他妈地拼了!我走进厨房,摸出菜刀,挥舞着过来,玉仙你这张臭嘴,你坏了我的名声,你再说一句,看我不把你的嘴劈烂!我听到玉仙还在给村支书倾诉着,那个矮胖的村支书,手抚着秃顶的头颅,发出猥琐的笑声。
我怀着满腔的仇恨,看到那些人的笑脸,听到玉仙对着村里围观的人倾诉着,声泪俱下的样子,我愤怒极了,我拿刀乱挥舞起来,周围一片惊叫声!就有人夺过我的刀,强行推着我回家。
迷迷糊糊的,我在床上睡着了,忽然听到有人轻声叫我,秀花!秀花!我听出是玉仙她男人小宝的声音。我气不打一处来,都是你的事儿!你来干嘛!回家把你那臭婆娘管好,别让她到处喷粪!
秀花,你听我说,玉仙那是个神经病!
神经病和我没关系!你快走!
不料,那男人没走,反而离我很近地坐下来,嘴里继续不知嚅嗫着什么,我知道我枕下一直放着一把剪刀防身,在农村单身更是一大垢病,我他妈的守身如玉了这么多年,却不料被凭空泼了一头污水!若是真和玉仙她男人睡了也罢,我他妈的连手都没牵,玉仙在外疯子似地对这个说,对那个说我勾引她男人,不如死了!
这样想着,我抽出剪刀,对着依然絮叨不止的那男人戳了过去,只听到一声狂叫,眼前仿佛出现了十个太阳,红通通地灼痛了我的眼睛。
爹娘早就去世了,有个姐姐远嫁他乡,这个村子只有我自己一人孤零零地呆着。
不如死了!不如死了!
于是,我又把剪刀对着自己喉咙狠狠地戳了下去,很暖的血流在我手上,我忽然感觉我的眼睛非常明亮,我看到了我的爹娘笑眯眯地叫我,我快乐地答应了一声,飞跑过去……

共 1 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读完这篇微小说,我的眼前仿佛闪现出《增广贤文》中的金玉良言:“是非终日有,不听自然无。”“来说是非者,便是是非人。”小说的“我”原本是无辜的,却被自己的好姐妹玉仙污蔑为“抢了她的男人”,其污蔑的理由竟然是玉仙的男人小宝近期不肯搭理她。这都哪跟哪啊?小说最后好像是一种幻境,幻境中的“我”用剪刀刺中了玉仙的男人小宝,然后朝自己的喉咙扎下去。推荐赏阅。【编辑:湖北武戈】
1 楼 文友: 2019-06-05 10: 4:29 来说是非者,便是是非人。不理她就可以了,干嘛要死要活的?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9-06-05 16:00:55 谢谢您辛苦编辑,武戈老师真是一语中的,妙之极,的确 来说是非者,便是是非人 ,非常感谢!汕头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每日一次希爱力
治疗勃起功能障碍进口药物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